中国电子视像行业网

艾玛工业设计创始人刘光奎先生做《非遗文化遗产与大工业生产--工业设计的作用》的主题演讲

    主持人:非常感谢兰院长的精彩分享!中华传统文化绵延五千年,博大精深的文化内涵无时不在滋养着我们的心灵。好的设计,需要有好的创新,更需要有好的传承和发掘,今天这么静距离的聆听了我国著名高等院校设计大师的精彩分享,我想大家跟我一样都是有福了。一次聆听,一次震撼;一次分享,一次传承。短短几十分钟的分享,让我们受益匪浅。再次掌声感谢兰院长!

        接下来要给我们做演讲的是一位有着传奇人生经历的50后设计师,他在不惑之年放弃了国企铁饭碗下海经商。他乐观、睿智、热心肠、人脉广,在他54岁时转行工业设计,入行不久就以一款"圆形整体厨房"斩获国际工业设计专项竞赛金牌。2015年,被美国《快公司》评选为"中国商业价值最具创意人物100"之一。他是谁呢?他就是艾玛工业设计创始人刘光奎先生,他演讲的题目是《非遗文化遗产与大工业生产--工业设计的作用》,掌声有请刘光奎先生!

    刘光奎:感谢协会给我这个机会,我14岁进工厂到今天,在工厂里面待了53年,从事工业设计是从2004年开始,也就是我54岁的时候。作为一个草根工业设计师,到今天为止我还在做设计,因为我不是商人,我做不来生意。实际上我的专业是经济类的专业,但是我把公司搞的一地鸡毛,不会管理,还是爱好设计。

        今天跟大家分享非遗—文化遗产与大工业生产。“非遗”有两种解释,一个是国际的解释,一个是中国的解释。为什么我从工业设计走上“非遗”工业设计,原因是咱们成都有两个在北京发展的,他们在文化部做“非遗”杂志的编辑,在北京发展了十多年,最后回到了成都,又在成都搞了十多年的“非遗”,现在他们的品牌挂在中国一个部里面,他们走了20多年的路,发现了“非遗”越走越困难,国家从解放以后每年都有大量的资金在支持,政策在支持,但是走不下去,原因待会儿会讲。

        这是联合国教课文组织对“非遗”的解释(PPT图),这是我们国家的解释,它们的区别,一个是对群体,一个是对个体,特别是对个体的区别。“非遗”类别的划分,实际上我们工业设计能够介入的是很少的一部分,从国家公布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的很少,主要是美术、书法、音乐、舞蹈、戏剧、曲艺、杂技,这里面可以介入一部分。刺绣我们介入不了,因为它不能形成大规模生产。

        “非遗”+工业设计有新的定义,国际工业协会在韩国召开的第29届年度代表大会蒋彦永近60年的“国际工业设计协会ICSID”将正式改名为国际设计组织WDO”。在这个会上新的定义也出来了,能做的类别也有划分。这是动画片中的片断(PPT图),这是“非遗”在产品设计和工业设计可以介入的领域。

        腾讯与故宫的战略合作协议(PPT图),这是艾玛一部分有“非遗”元素设计的手机,当时在成都没有名气,没有设计,这是当时做的第一代西游记手机设计,因为手机从里到外都有没有中国的元素,我们是工业设计师,对内部不懂,就做外部,做了西游记唐僧四徒的手机。这是第二代,一个机器四个面盖(PPT图)。这两款我们在成都只是做来玩的,大家练思想,我们也想影响深圳做手机的。但深圳这边更现实一点,老板就做好卖的设计。

        这是我们设计的梳子,簪子、小镜子等等,(PPT图)这个梳子是小摆件,58毫米,上面有9只松鼠。谭木匠的梳子(PPT图),现在它很多特色的梳子都是我们设计的。这是09年跟全球最大的金属衣架生产商设计的,是在广西桂林的荔浦县,是中国最大的衣架生产地,做外贸出口。后面开始做国内的,它请了国内营销策划公司,营销策划公司介绍我们给它们设计,我们一共设计了8个款式,分别由男装、女装,不同服装的(PPT图),材料有铜的,这个创意来源是晚礼服项链,我们设计的头部、颈部、肩部,现在他们在迪拜卖,每年卖两万套。中国的元素一样可以走出去,这个品牌填补了世界上有奢侈品的服装,奢侈品的时装,而没有奢侈品的衣架。现在这个议价的名称叫锦衣卫时装伴侣。

        这是我们给成都帝王崛金(PPT图)设计的卫浴三件套,都是皇家的元素,这一套36万。我们的产品很多,艾玛这么多年除了棺材没有设计过,什么都设计过。步步高升的茶具(PPT图),这个客户是广东最大的恒福茶叶集团找到我们给设计的。民族元素的大概就这些。

        我从事工业设计的第一天,招了三个人,都是没有知名度,艾玛到今天为止只参加过一次国际大赛,当时是为了培养这几个学生,带大家去看看世界。是意大利举办的整体厨房创意设计,全球102个国家,2988份作品,我们是第一名,这是一个专项的竞赛,也算是中国工业设计专项设计的第一个奖,这个产品我们没有申请国际专利,被意大利的公司剽窃了,现在在世界上卖的最贵的整体厨房就是我们的创意。

        受中国西部“非遗”研究院的委托邀请,希望合作搞“非遗”,“非遗”是政府支持的,工业结构国家也在大力支持。所以就答应了,答应过后,三周以前我在中国教育的网请版主帮我发了几个帖子,反向很大,现在有20多个高校一起参与做“非遗”的设计产品,现在选了西北的兰州理工大学,因为它是丝绸之路河西走廊的周边。我们在合作以前兰州理工大学参加敦煌研究院的设计作品(PPT图),敦煌的纪念品U盘、年历、台历。

        谭木匠做的是梳子,梳子就是“非遗”项目,一把小小的梳子,把它做成了工业化,做成了商业化,做成了中国知名的品牌。但是中国很多“非遗”的项目,正因为我们文化程度低,所以愿意跟高校合作,高校理论充足,我们实战能力强,大家结合起来可以做很多的东西。我总结了两点痛点,

        “非遗”发展不起来,主要是小作坊生产,形成不了大工业生产;第二,传承人的后代多数不愿意接父辈的班,造成后继无人。我在任何地方都在讲,“非遗”的项目要做成产品,要做成工业化,只有一条路,那就是工业设计,工业设计一介入进来,把它做成标准件,因为工业设计需要的是标准,只有标准才行的通。

        下一步的思路以工业设计为抓手,串起整个“非遗”项目的工业化研究、设计、生产、销售,形成一条完整的产业链、生态链,包括资本,包括电商,我们都要介入进去。“非遗”研究院现在已经得到国家部位的肯定,可能会建一个基金,这个基金起动大概在5-6个亿,项目做“非遗”工业化的事情有了启动支持。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