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子视像行业网

李东生成TCL集团第一大股东:正酝酿新变革计划

     

    继两年前成为TCL集团(000100.SZ)的实际控制人之后,TCL集团董事长兼CEO李东生最近又成为TCL集团的第一大股东。TCL集团表示,这可降低公司被恶意收购的风险,并提高决策效率。

    这背后是,TCL集团酝酿新一轮内部业务重组,希望在营收连续三年徘徊在千亿左右之后,企业的成长获得新的突破。下一步,TCL集团计划把旗下华星光电余下的少数股份也收购入上市公司。

    市场调研分析机构奥维云网(AVC)总裁文建平522日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认为,李东生成为TCL集团大股东有两大背景:一是国家推进国有企业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政策环境变得宽松,只要国有资产保值增值,允许国有企业进行多种形式的产权改革;二是TCL集团战略清晰,从全产业链、全产品品类、布局海外到内部机制牵引,实现国有资产价值的不断增加。

    文建平亦坦言,TCL目前也面临发展的压力,要实现每个产品品类都成为行业龙头,仍然将充满艰辛与挑战。这次李东生成为TCL集团第一大股东后,对增强控制力和公司后劲是好事,决策的权限更大了,但该与惠州市政府沟通的还是要沟通,毕竟现在惠州市政府旗下的公司还在TCL集团中持有超过7%的股权。

    整合华星光电欲破千亿瓶颈

    519日晚,TCL集团发布公告称,李东生、东兴华瑞、九天联成签署了一致行动协议,共同持有TCL集团股份近15亿股,占TCL集团总股本的12.28%,李东生成为TCL集团第一大股东。

    公告还称,李东生自1997年起就对公司的生产经营决策有着极为重要的影响,本次李东生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后,对于公司治理的影响力进一步加强,同时可降低公司被恶意收购的风险,有利于保持公司经营管理层的稳定;有利于进一步提高公司的经营决策效率,确保公司战略方向得到有效执行,使得公司持续健康发展。

    2014年以来,TCL连续三年实现1000亿以上的营收,2016年,TCL彩电销售突破2000万台,挤身全球前三;华星光电全年液晶基板投放量达到282万片,位列全球第五。

    但是,李东生并不满意,他在TCL集团2016年年报内写道“公司已经在1000亿销售额上下徘徊了三年,毛利空间不断收窄,营业利润也持续下降。我们意识到只有推进变革,改变经营观念,优化组织流程,创新商业模式,清除发展障碍,才能把握战略主动,才能让企业持续发展。”

    今年TCL集团的重组序幕已经拉开。20174月底,华星光电向TCL集团及关联公司收购华显光电(0334.HK)53.81%的股权。收购完成后,做面板的华星光电,与做模组的华显光电,成为母子公司关系,TCL集团完成对旗下半导体显示两家公司的整合,促进两者协同效应的发挥。

    518日晚,TCL集团公告透露,拟采取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方式,收购华星光电少数股权,交易对方为华星光电员工持股平台和其他股东。目前交易方案仍在商讨阶段,尚有不确定性,TCL集团计划在619日之前公布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预案。

    截至420日,TCL集团前十名股东中,惠州市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持股7.19%;李东生持股5.23%;广东省广新控股持股5.01%;紫光通信持股3.97%;TCL两个员工持股的合伙企业东兴华瑞、九天联成分别持股3.71%3.35%,它们依次为TCL集团前六大股东。

    2015年的非公开发行中,李东生和他的团队用新疆九天联成合伙企业和新疆东兴华瑞有限合伙企业,分别出资8.5亿元、9.5亿元认购增发股票,并锁定3年,显示了高管和员工对公司前景的信心。

    TCL集团的公告,在九天联成的股权结构中,李东生出资3亿,控股70.21%

    519日,李东生与九天联成和东兴华瑞签署了《关于TCL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一致行动人协议》,成为了TCL集团第一大股东,这次《一致行动协议》的签署是2015年长效激励机制的延伸,也意味着管理层对公司未来的发展达成了一致意见。据悉,TCL集团将在李东生的带领下进行一次新的内部变革。

    TCL管理层持股的四步跳

    TCL从一家地方国有企业,到管理层持股,再到管理层成为第一大股东,改制过程经过了四个发展阶段,前后历经了整整20年。这是国有企业改革的一个缩影,而产权明晰也为TCL在波折中不断成长提供了机制保障。

    1996年以前,TCL还是个地方国有企业。这个发端于1981年,依靠借贷5000元、以磁带、电话机起家的地方国有小企业,虽然早在1993年就涉足家电业,也一度是国内最大的电话生产商,但一直名不见经传。1996年,39岁的李东生接过帅印,出任TCL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

    产权归属成为困扰那一代企业家的问题。李东生当时提出既能满足企业发展,又能满足国资管理办法的改制方案—“增量转股”。在界定资产总额的基础上考核每年资产增量,期限为5年,考核基数环比递增。资产基本增量作为企业资产的合理收益,全归政府;超额增量部分做二次分配。在超额增量的分配上,也是政府拿大头。而以李东生为代表的经营团队在完成考核指标后得到的利益不能立刻兑现,要转成公司股份。

    19975月,TCL集团与惠州市政府签订契约,开始5年的“授权经营、增量奖股”的国有资产授权经营试点。1997年至2001年五年的授权经营,TCL集团销售收入增长了3倍,利润增长了2倍。2001年授权经营结束时,TCL集团国有资产增值率高达261.73%,当年公司实现了销售额211亿元,利润7.1亿元,成为中国家电行业的新星。

    2001年,TCL集团改制上市、引入五大战略投资者的阿波罗计划悄然启动。TCL陆续引进南太、住友、东芝、飞利浦等战略投资者,并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这次重组后,TCL的股权结构调整为:惠州市政府持股40.97%(原来是58%)TCL管理层持股25%,新增战略投资者持股18.38%,其余约15.65%的股份属其他一些发起人。

    20041月,TCL集团吸收合并控股上市企业“TCL通讯”,并在深交所整体上市,加上在香港上市的“TCL多媒体”和“TCL通讯”,使TCL成为国内少数几家在大陆和香港市场均拥有上市公司的企业。整体上市促进了TCL的规范经营,并为管理层所持公司股权提供了兑现通道,估计TCL管理层当时的股权市值达十数亿元乃至数十亿元。

    2004TCL相继收购了法国汤姆逊的彩电业务、阿尔卡特的手机业务,两次重大的并购行动让TCL的国际化战略跃上了新的平台。但是,跨国并购后的整合问题也扑面而来。资金、技术、人才的储备,对欧洲法律、文化、风俗以及市场的了解,TCL都面临重大挑战。同年,并购的国际业务全面亏损,TCL国内业务也陷入困境。

    TCL集团2005年年报巨亏,并在一年后带上ST帽子。2006年,李东生在TCL内部论坛上发表《鹰的重生》,在文中承认了国际化苦战给TCL带来的困扰,并反思了管理失误。经过文化重建、业务重整,TCL2007年底,终于以3.6亿元的盈利脱掉了ST的帽子。而惠州政府在TCL集团的持股比例,已从上市初的40%左右,降到2008年的12.7%

    在度过了国际化并购的阵痛后,公司业务成长的问题再次摆到李东生的面前。为了激发团队的士气,自2011年起,TCL集团再次启动了管理层期权激励计划,涵盖产业管理者、业务骨干和技术专家。上下齐心协力,TCL集团的销售收入从2010年的518亿元,到2014年实现1034亿元,3年时间销售收入翻了一番,利润增长近4倍。

    期间,华星光电、TCL多媒体、TCL通讯也实施了员工持股计划。2009年年底,TCL与深圳市共同投资245亿元建设8.5TFT-LCD液晶显示面板项目(华星光电项目),五个以“星”命名的合伙企业在2013年完成了持股。2016年,华星光电的液晶电视面板出货量已居全球第五位。同期,TCL多媒体、TCL通讯也推出了“金手铐计划”,实施多种形式的奖励性股票、期权等模式的激励方案。

    2014年,TCL首次迈入千亿俱乐部。随着乐视、小米等企业的加入,新的竞争对手以其快速的反应、较强的市场宣传能力,迅速抢占市场。而TCL的新业务华星光电也面临着巨大的资金需求,为满足业务的发展需要,TCL集团在2014年和2015年连续进行了两次非公开发行,募集资金近80亿元。

    当时的融资环境并不理想,同时为了建立长效的激励机制,在2015年的非公开发行中,李东生和高管团队倾尽所能地购公司股票,李东生曾说“我们把自己的命运压在公司发展上了”。

    正是经过了上述增量奖股、整体上市、期权激励、定向增发的四个阶段,李东生和他的团队于2015TCL集团非公开发行股份之后,成为TCL集团的实际控制人。20153月全国“两会”期间,李东生在发布会上首次透露,自己实质上已是TCL第一大股东。

    如今,从隐性的第一大股东,到显性的第一大股东,李东生正酝酿着TCL新的变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