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子视像行业网

日本“母工厂”建设实践对我国的启示

     

    “母工厂”是日本制造企业建设在本土的、具有最高技术和管理水平的工厂,为其他工厂提供技术、管理、人才等方面的支持,是整个企业的“大脑”。“母工厂”模式不仅是佳能、丰田、小松等企业进行全球化布局的重要路径,更是日本巩固其全球制造业领先地位的成功探索。充分认识“母工厂”的地位和作用,深入研究“母工厂”承担的功能,对我们推进制造强国建设,深入实施“中国制造2025”具有重要的启示和借鉴意义。

    “母工厂”在日本制造业发展中具有重要战略地位

    “母工厂”是日本强化制造业竞争优势的重要载体。“母工厂”就是通过整合经营人、物、资金、技术、信息、文化等资源来重新确立日本的优势,提高制造业竞争力。“母工厂”不仅要通过开发新的生产工艺,提升自身技术水平和生产能力,还要形成规范的标准,并将新的生产技术、制造工艺和经营管理模式向向其他工厂进行拓展,全方位指导“子工厂”的生产运营。

    “母工厂”是日本规避制造业空心化的重要途径。日本对制造企业在中国、东南亚等地不断投资建厂,海外生产比例不断上升现象保持足够警惕。为防止像美国制造工厂全部流失到国外,导致国内就业下降及产业空心化等问题,日本将本土的“母工厂”建设视为一项重要举措,一方面维持本国制造业的创新活力和竞争力,另一方面也为各地保住并创造更高层次的就业机会。

    “母工厂”是日本企业全球布局的核心节点。“母工厂”在技术和产品研发等方面具有主导权,如从基础研究到产品核心技术的开发都由其负责,而部分门槛较低的市场应用类开发则委托海外工厂。很多日本企业将高品质、变更频繁的产品放在“母工厂”进行多品种、小批量生产,而将设计变更较少的产品放在海外进行少品种大批量生产。此外,“母工厂”还承担着以最先进的技术对新工厂进行支援的任务,促使企业内各工厂保持统一、较高的制造水平。

    “母工厂”的主要功能

    “母工厂”在日本承担着新产品试制与推广、技术支援与人才培训、保持技术垄断地位、高端技术研发与企业宣传等多项功能。在大多数情况下,不同“母工厂”根据自身基础和优势,承担着上述若干种功能。

    一是开展新产品的试制与推广。“母工厂”建设初衷就是开发新的产品和生产技术并推广到海外工厂。首先利用本土创新资源、匠人技术及最先进的制造经验进行策划、设计、产品开发,其次在产品试制、销售的过程中逐渐完善并标准化生产过程和工艺,之后将制造技术全部转移到海外,利用全球廉价劳动力进行大批量生产。如日本无线的长野工厂,就是以日本无线高端技术中心为依托,进行新产品的研发试制,并将成熟的工艺和技术向位于深圳等合资子公司推广。又如富士电机的铃鹿工场不仅具有通用变换器、伺服系统、电动机、通用发电机等生产能力,还建设有“功率电子学中心”,该工厂领导着富士电机在世界各地的工厂与客户进行新产品开发、生产技术改进等方面的合作。

    二是对海外工厂进行技术支援和人才培训。一方面在推广成熟生产工艺和技术时给予海外工厂足够的技术支持。另一方面“母工厂”作为海外工厂管理者候补人员接受管理教育、工程师接受高级技能培训,以及海外人才接受中长期高级教育的场所,对海外员工在新工厂投入使用前进行培训和指导。如在技术推广传承方面,丰田公司在爱知县的TPS-PC (Toyota Production System-Promotion Center)就是一个负责对汽车制造基本技能进行集中管理,并向海外推广的机构,包括对海外教育手册等资料的制作及海外员工的培训等。在人才培养方面,三菱电机的静冈工厂每年都举办20-30人规模的重点人才研修,将海外优秀人才集中到日本进行为期1年的培养,公司内部每年也会举办全球技能竞技大会,发表研修成果,确保外国人和日本人达到同等水平。

    三是保持本国企业的技术垄断地位。为避免泄露重要的经营情报、技术扩散等情况发生,日本企业往往会将核心零部件或高附加值产品安排在“母工厂”生产,或将海外工厂生产的部件及半成品在“母工厂”进行总装,以此来保护知识产权,维持本土技术优势。如富士电机通过变换器自动组装技术实现了产品加工费的削减和产品品质的提升,并将这一主力技术推广到海外,但生产中采用的自动化装置则属于不可泄露的技术,都在本土三重县的铃鹿工厂进行生产。又如另一企业将其采用先进制造技术、生产工艺复杂的主力产品电容器放在日本国内的“母工厂”生产,而其他产品和零部件则放在海外工厂生产。

    四是进行高端技术研发与企业宣传。有些“母工厂”一方面承担研发任务,探索先进制造技术和新的生产方式;另一方面作为对外宣传的窗口设置展示区,打造企业形象和品牌。如揖斐电电子的大垣工厂,集中了该企业绝大多数的高端技术研发活动,同时,该工厂也通过开展工厂参观的方式树立企业品牌。又如富士电机的铃鹿工厂也设置有展示区,向客户展现工厂全景,起到宣传企业的效果。

    几点启示

    ()开展对日本“母工厂”模式的深入研究

    引导产业界、学术界关注日本“母工厂”模式,深入研究其形成机制和运作形式。一是梳理总结“母工厂”模式中好的经验做法,如将研发中心同“母工厂”结合起来建设,通过二者的协同合作加速创新等,为我国建设“母工厂”提供思路和参考。二是通过赴现场调研、座谈交流等形式,深入剖析典型日本企业“母工厂”运营机制,形成案例宣传推广。三是研究适合我国国情的“母工厂”建设实践模式,如探索在东部建设“母工厂”、在中西部建设“子工厂”的模式,带动全国制造业升级。

    ()开展“母工厂”建设试点示范

    鼓励具有先进制造能力的优势企业,结合自身优势加快“母工厂”建设,形成可复制的经验向全国推广。一是开展“母工厂”建设试点示范专项行动,从“母工厂”应承担的各项功能角度确定实施的重点方向,有条件的企业结合自身优势进行申报。二是通过企业试点形成带有示范性和可扩散性的成熟案例,提供给其他企业学习参考,促进行业的整体性提升。三是通过转移支付等形式,建立风险共担机制,保障试点企业的积极性。

    ()政府在“母工厂”建设中应发挥更大的作用

    日本“母工厂”建设虽然多为企业主动选择,但是仍离不开政府的支持。我国政府也应该通过引导和服务等在“母工厂”建设中扮演重要角色。一是营造有利于“母工厂”建设的政策环境。通过政策和资金支持,引导、鼓励企业建设“母工厂”。二是将现有的如智能制造、三品工程、工业强基等专项行动以“母工厂”为载体进行先行试验探索,成熟后推广复制到其他工厂和企业级。三是做好牵线搭桥工作,引导各方力量搭建“母工厂”服务平台,为企业推进“母工厂”建设提供咨询、资金等方面服务。

    (本文作者念沛豪、李杨、乔标,供职于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 赛迪智库规划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