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子视像行业网

“爆炸门”阴影不散 中国三星电子内部持续震荡

     

    中国三星电子被曝组织结构现重大调整。自201771日起,中国三星电子将撤销七大支社。之前中国三星电子包括东北支社、华北支社等七大支社,32个管辖区域。改编之后,七大支社将变为26个办事处。常务、次长、副总等级别的领导变为各办事处负责人。

    就此,中国三星电子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回应称,创新是三星的DNA,其组织管理也会不断创新,旨在积极适应市场变化,致力于提升以“消费者为中心”的经营理念,为中国市场提供优质产品和服务,更好地服务于中国广大消费者。

    “三星电子中国分公司过去的架构是分公司下设七大支社,再设支社下的办事处。从整体来看,裁撤支社一方面能够提升运营效率,另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能够在运营成本上进行一定缩减。”一位接近三星电子的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其实去年Note7事件之后,也曾传闻要裁撤两个支社,只不过后来没有落地,如今则是将七个支社全部裁撤了。”

    持续调整

    今年5月,三星电子中国区换帅,此后不到两月,中国三星电子再次发生一系列变动。

    74日,三星电子中国分公司被曝组织结构重大调整,自71日起裁撤七大支社,中国分公司直接下辖26个办事处。据了解,三星在中国的支社分为东北、华北、华东、华南、华中、西南、西北7个,主要责任是管理下级各个地区办事处,传达总部的战略并监督执行。对此,中国三星电子方面回应称,三星的组织管理会不断创新,默认了公司组织架构调整一事。

    “架构和人员的调整说明三星正在逐渐实施扁平化组织理论,减少组织层级,提高市场敏感度和反应速度,这对三星适应中国手机市场的快速变化是具有积极影响的。”因果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高级分析师门长晖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过去三星公司架构复杂,层级众多,中国区更多是执行总部的政策,使其在中国手机市场与快速反应的国产手机企业竞争时处于劣势。

    不过,在一位接近三星的人士看来,提升组织效率只是一个表面。“其实三星公司的执行力非常强,一旦确定一个需要在店面执行的标准,不出几天时间,所有店面都会调整为依照该标准来执行。”该人士表示,“裁撤支社这件事,肯定是因为在某种程度上,支社的存在导致公司的运营成本极高。裁撤一方面能够提升运营效率,另一方面能够在运营成本上进行一定的缩减。”

    事实上,至少在人员方面,三星电子中国分公司的确在悄然压缩成本。据韩国媒体报道称,三星电子近日公开的数据显示,2016年三星员工总量出现7年来的首次下滑,从前一年的32.6万人降至30.9万人,下降5.2%。而这主要源于中国区业务的重组,去年三星中国员工数量为37070人,较前一年的44948人下降17.5%

    对于中国员工数量减少的消息,中国三星总部方面称,中国三星电子整体人力规模的变化与各法人机构人力需求变化相关,并无公司层面的裁员。

    即便是在职员工,其待遇也在产生变化。前述接近三星方面的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今年4月开始,三星电子中国区员工的薪资发放机制有所调整。“当时三星内部给全员召开了薪资变更说明会,过去13薪制中的第13个月的薪水会分配到12个月内平均发放,并且每月薪资根据不同部门的职能区别发放60%-80%,剩余部分按照KPI考核在年底发放。”

    “爆炸门”阴影不散

    中国三星电子的持续动荡,与三星去年至今接连曝出的丑闻事件不无相关。

    据了解,三星电子是韩国三星集团旗下最大的子公司,在各个国家设立分公司,承担电视、手机等消费电子产品的销售职能。20168月起,三星Galaxy Note 7陷入全球范围内的“爆炸门”事件,此后由于特殊对待中国区的手机爆炸事件,引发中国用户强烈反弹。

    此后,尽管三星今年发布Galaxy S8力挽狂澜,且产品本身获得不错评价,但三星手机在中国市场依然面临严峻的竞争环境。根据统计机构Counterpoint发布的2017Q1智能机市场销量统计数据显示,三星今年第一季度全球出货量保持排名第一,市场份额21.3%。但在中国市场遭遇“断崖式暴跌”,出货量下滑近60%,只有350万部,市场份额也从8.6%降低到3.3%

    2016年至今,三星电子手机出货量在国内市场的份额占比在第十名左右,较2015年前三名的地位下滑非常明显,”门长晖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VivoOppo、华为等一系列国产厂商纷纷崛起,构成对三星手机巨大的竞争压力。”

    外部竞争激烈,再加上“爆炸门”事件造成的负面影响,三星电子中国区如今正面临一个糟糕的时间节点。在门长晖看来,中国三星电子的当务之急是实施品牌重塑战略。“三星需要通过一定的营销策略,将品牌形象重新树立在中国用户的心中,同时要更加迅速地感应中国手机市场的快速变化,及时推出更符合市场需求的产品和服务。”

    “爆炸门”的另一个影响,是三星内部的微妙变化。前述接近三星的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爆炸门”事件不仅从外部冲击了公司正常的品牌影响力及好感度,也在公司内部造成一个极大的影响,就是“没人愿意为工作承担责任,没人愿意拿主意”。

    而这种无人担责的状态,更是由于中国区高管的频频变动而愈加强烈。今年5月,三星电子任命崔炯植(Choi Kyung-sik)为移动部门战略营销办公室主任,同时任命Kwon Kye hyun为中国业务负责人。

    “中国三星电子的管理层其实在发生一个相对密集的变化,新的总裁刚刚到任不到两个月。三星许多高层都深耕公司多年,一般到任时会带来自己的派系人员,也有新的管理理念。”前述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直言,“由于每一任总裁的目标都会不同,作为旗下员工,观望情绪非常浓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