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子视像行业网

TCL李东生:董明珠与雷军赌局纯属炒作

     由中山大学岭南学院,财新传媒共同主办的“第三届岭南论坛”于3月30日在广州召开。TCL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李东生在论坛发表主题演讲企业、政府与市场的关系》

      以下是文字实录:

      主持人张建琦:下面要提问李东生董事长,刚才我们的发改委主任,学者张文魁都谈了政府和企业之间的关系。我问李董事长两个问题,你来一次不容易,时间要加大,但是时间不延长。

      第一个问题,你对现在政府和企业关系的看法。

      第二个问题,今天有互联网企业来,我看到你2014给全体股东的报告,很多业绩上有五大亮点,做得很好,但多媒体的业绩不是特别理想,今天本来要来一位嘉宾,就是乐视网的副总经理,因为飞机的关系,没有到来。TCL的战略中,会将互联网的模式和互联网的业务跟制造业加起来一起做。今后“双加”战略是如何做的?

      李东生:我同意李主任的说法,新一届政府上台后,简政放权的力度非常大。我们感觉到政府很多审批的权限下放给市场,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的提出要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的作用,我看到政府确实是这样做的,在这些方面,政府做得非常好。

      现在的经济体制改革的方向是符合全球经济发展的潮流,负面清单管理并不是中国发明的,只不过大家觉得这个名词很新,在其他的主要经济体都是这样叫的,只是管什么时不能做,或者是有条件做的,没有在这个单子里面的就自己决定如何做。政府和企业,政府和市场,很快面临或者是正在面临一个更大的问题,这个问题不容易找到答案。这两年全球经济逐渐放缓,中国也面临很大的经济结构的调整,这已经提了很多年,这些问题要解决的话是非常不容易的,大部分产业的产能是过剩的,如果按照市场经济的原则,这种过剩的产能就要通过竞争淘汰掉。

      这段时间我们看到河北淘汰了水泥厂,还要淘汰钢铁厂,更多的领域,消费电子产能过剩,涉及到过多的产业结构,代价是非常大的,首先是企业受到伤害,被淘汰的企业面临员工失业,政府会受损,地方政府不愿意企业倒逼,因为企业倒逼,政府的税收会受到损失,不调整的话,又是不行的,整个产业是很难实现真正的转型升级,这一个问题对本届政府和企业,实际上都是很大的挑战。我作为企业来讲,我只是考虑企业的事情,我如何在竞争中成为优胜者,能够跑出来的人,不要被淘汰,我还要通过兼并整合进一步的壮大,通过海外市场的开放进一步的壮大,通过兼并整合提高收入。

      第二个问题,如何通过创新提高我们的竞争力,现在的重点在于围绕主导产业,现在主要是多媒体电子、通讯和家电。这几个产业都面临智能和互联网技术的转型,过往的话,我们做电视机,做手机,就是一个通讯终端,一个家庭的信息终端,现在加上智能互联网技术,变成了智能的终端,可以提供原来没有的应用服务。

      原来跟产业没有关联的应用服务,也搭载在我们的平台上,现在通过手机,除了通电话外,可以做很多的事情,我相信未来的智能电视也可以做很多的事情,主要的技术就是智能加互联网。我们加快这种转型提高产品的附加价值,这种转型也意味着我们从传统的终端,产品的制造厂商向应用服务的提供商去转变。

      今年提出了智能加互联网的战略转型,建立产品加服务的商业模式,这就是我们发展的方向,智能加互联网的战略转型,我们希望未来的目标三年达到全球智能电视和智能手机市场份额可以进入前三名。家庭应用服务贡献的用户,移动的用户要做到“两个一”,产品的业务收入和服务的业务收入要各占50%,另外通过目标的实现,使得公司的价值能够有大幅度的提升,这是我们战略大的目标,我们希望通过这种创新能力的提高,通过转型升级,打造面向智能互联网新企业的核心能力,谢谢。

      主持人张建琦:乐视的代表没有来,他发了话来问。乐视如果做电视的话,我们的成本结构跟TCL是不同的,我们要大幅度的砍掉渠道广告的成本,通过低价换取市场份额。将盈利点从硬件转移到内容和服务,销售硬件不仅仅是卖硬件,而是为了将自己的内容和服务,送达用户手中,我们将是TCL这种传统制造商的有力挑战者。

      李董事长,您认为互联网企业走到线下搞制造,同时提供服务,他们有很强的广告服务,对你们形成挑战和威胁吗,你们如何应对这种挑战和威胁。

      李东生:我们已经面临所谓跨界竞争,乐视原来是做电视和视频服务的,现在做服务的同时,同时做产品,确实对我们造成一定的冲击。但实际的情况是,乐视电视到目前为止,在中国的市场份额和销量是非常小的,更多的是通过一个产品加服务的概念来招来自己的用户和消费者。从企业和乐视这样的企业相比,有一点是肯定的,我们的产品一定会做得比乐视更好,更有产品竞争力,这是我们可以做得到的。

      乐视是从服务做到产品端的,可以在硬件不赚钱,甚至是贴钱,通过服务来赚钱。大家可以看得到,未来这条路是不是能够完全走得通,这是有挑战的。并不是说可以垄断服务,因为有众多的服务商。现在市场是否可以接受这一概念,刚才金融的大佬都走了。去年TCL的盈利是28、29亿,我们的市值才200多亿,乐视的盈利是2到3亿,大概是我们的1/10,但是他的市值比我们还要大,我认为一些问题要放长远来看。未来的产业在转型,我们是基于我们的产品,围绕我们的产品做好。跟上游的合作伙伴,包括乐视合作。他作为服务商,不可能只给乐视的终端产品提供服务,可能95%的用户都不是乐视的终端,还包括阿里云、腾讯视频、百度视频、芒果TV、爱奇艺等等,互联网经济最大的特点是将选择权交给了用户,不是你说我怎么好,就怎么好,用户最终决定是否好,包括产品和服务,到底用谁的服务,用的是乐视的服务,还是其他服务商的服务,这一选择是用户来决定的。

      如果我的东西送给了用户,用户只能用我的服务,我不相信这样的商业模式可以走得通,即使便宜,送给我,我也不一定要,我要的东西,就是需要有选择权的服务,除了看你的服务,还要看其他的产品服务商的内容,对我们来说,重要的是创新一种模式,谁在转变过程中可以抓住用户,抓住市场,谁就可以成为胜利者。

      主持人张建琦:再追加一个问题,你觉得董明珠和雷军的赌局谁可以赢。

      李东生:这更多是市场的炒作,企业家想利用这个机会给自己宣传一下,大家关注这个东西是没有意义的。

      主持人张建琦:您的想法很清楚,您谈到了联合和联盟的思想,共赢的思想。两种想法,一个是两家不走联合和共赢,可能没有赢家。

      李东生:这是对的,互联网经济另外一个特点是开放和创新,一定要合作分享,以这样的心态重构业务的流程,才有可能赢。任何一个企业,无论多么的伟大,都不能靠自己这一端全胜的。早年苹果让人可以从头走到尾,现在这条路越来越窄,当年除了苹果之外,没有那个企业可以走得通,一定是合作分享,共同创新,才可以在互联网业务中取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