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子视像行业网

两化融合 双轮驱动

      你是否听说过“全屋定制”?只需一个电话,设计师就可上门测量,将测量数据与家庭成员、身高、风格喜好、价格区间、特殊要求等输入平板电脑后,系统就会自动从云端数万优秀方案中筛选出最适合的一个,推送到用户面前。结合用户的需求反馈,一套优选方案可以瞬间完成。

      在广东佛山维尚家具公司,“全屋订制”的神奇正在上演。总经理黎干说,得益于智能生产系统,维尚一天能生产15万个部件,组装3000多套产品,生产效率可达传统企业的6—10倍。

      信息化的春风,使许多传统加工企业焕发生机,也映射出两化融合的重要意义:市场竞争日趋激烈,资源环境约束逐步强化,要素成本日益上升……企业迫切需要两化融合;传统工业化向新型工业化迈进,制造业由大变强,国家也应大力推动两化融合。

      从十六大提出“以信息化带动工业化,以工业化促进信息化”,到十七大提出“大力推进信息化与工业化融合”,再到十七届五中全会、十八大进一步明确要求“推动信息化和工业化深度融合”……进入新世纪以来,我国一直将两化融合作为促进工业由大变强的战略路径。目前,这一战略已在神州大地生根发芽,结出硕果。


      两化融合魅力初显
      助力传统产业,培育新兴产业,新技术新模式不断涌现

      10余年来,从机械、船舶、汽车,到纺织、电子行业,我国生产设备的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改造步伐逐渐加快;钢铁、石化、纺织、医药等行业中,过程控制和制造执行系统也已全面普及。两化融合,正显示出它的巨大魅力。

      ——产品质量更优,生产效率更高,销售渠道更广,环保压力更小……两化融合,助力传统产业改造升级。

      山东兖矿集团济三煤矿应用E矿山综合信息管理系统后,实现了“机器换人”,减少人员投入150人,工作效率提高22%。安全生产也更有保障,预警成功率达100%,缩短故障响应时间15%以上;

      2013年,中国化工集团旗下的PVC生产企业德州实华利用第三方电子商务平台拓宽销售渠道,线上销售占全部销售收入的七成;

      燕京啤酒在同行业中率先实施能源计量管控系统(EMS),实现了对厂区各车间、办公楼、站房、库房等的电、水、蒸汽、二氧化碳以及相应一次、二次燃料的能源计量和管理,能源管理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新技术不断涌现,新模式风生水起……两化融合,培育新兴产业做大做强。异地协同设计、大规模定制、精益制造、网络化组织、模块化生产等新的发展模式浮出水面。

      最近两年,融合了智能装备、软件、新材料等成果的3D打印技术在全球制造业中掀起波澜。在我国,由中船重工昆明705所自主研发的实用型3D打印系统系列产品也已成功推出,紧跟时代脚步。

      也是这两年,乐视、小米等互联网电视企业凭借商业模式创新,向传统家电行业发起冲击。产品定位上,他们不求种类繁多,更求功能先进;营销模式上,他们不铺门店,更重网络,省去大量人力和租金成本。

      ——信息消费增势汹涌,电子商务快速成长……两化融合,为西部、农村地区带来新的发展契机。

      上半年,全国网上零售额超过1.1万亿元,同比增幅近五成。而在去年,在淘宝和天猫平台上,县域接收的包裹约18亿件。三四线城市乃至农村的消费者们坐在家里就能方便地买到实惠的商品。

      “网店开在家里头,幸福生活有奔头。”过去7年间,徐州沙集镇从一个普通的苏北乡镇,成长为年销售额近20亿元的简易家具网上制造和销售中心。千余户村民通过开网店走上致富路,不少年轻人纷纷回村创业。目前,淘宝网和天猫上注册地在农村(含县)的网店超两百万家,农村电商迎来快速增长。

      推广标准管理体系
      简政放权、创新驱动,从“给钱给项目”到“给规则、创环境”

      “企业推进两化融合是一个漫长过程,短期无法获得明显的竞争力提升,只有达到一定阶段,才能实现质变。”工信部电子信息司副司长安筱鹏同时表示,一旦信息化实现综合集成,其作用会立刻呈台阶式跃升。

      前景值得期待,现状却不容懈怠。按发展水平,两化融合可划分为起步建设、单项覆盖、集成提升和创新突破4个阶段。据工信部对国内3万多家企业的调查,将近40%仍处在着重基础设施建设的起步阶段,40%多处于信息技术应用到关键业务环节的单项覆盖阶段,而实现了应用系统之间的协同集成、进入集成提升阶段的还不到20%。

      如何又好又快地推进两化融合?在这方面,工信部等部门已开展了不少有益探索。

      又好又快,关键在于创新,以全面推广标准管理体系作为抓手。

      “过去,‘给钱、给项目、给政策’,容易扭曲政策;现在推进两化融合,创新思路,‘给’的是规则。”国家信息化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王安耕教授口中的“规则”,正是工信部近年大力推广的两化融合管理体系。该体系明确了推广的体系框架、内容和方法论,还围绕智能制造、工业软件、工业控制等制定了技术标准。王安耕认为,通过标准体系的制定、评估、试点和推广应用,可实现行业、区域两化融合水平的整体提升,也为一些理念落后、水平不高的企业提供了赶超机会。

      此外,我国还实施了一系列具体行动,打出“组合拳”:中小企业能力提升、电子商务和物流信息化集成创新、重点领域智能化水平提升、智能制造生产模式培育、互联网与工业融合创新、信息产业支撑服务能力提升……

      又好又快,根子在于改革,不断释放红利。

      简政放权、创新驱动,企业动力更足了。

      取消电信业务资费审批、取消计算机信息系统集成企业资质认定……工信部先后取消下放20项行政审批事项,从体制机制上给市场主体松绑。年底前,还将取消、下放至少9项,比例不低于一半。

      5月21日,国务院常务会议上传出好消息,中央财政新兴产业创投引导资金规模将成倍扩大,国家新兴产业创业投资引导基金也将加快设立。依靠创新驱动发展,已成我国笃定的选择。

      营造公平的市场竞争环境,企业心气更高了。

      8月25日,第三批移动转售业务试点名单公布,至此,已有25家民营企业进入基础电信领域。社会资本力量的涌入,使电信行业竞争更加充分,也将为两化融合提供更广阔的空间。

      蓝图绘就难题待解
      需在企业认识、信息畅通、政府管理等方面持续发力

      两化融合,成果让人自豪,形势催人奋进。

      纵览全球,压力不小。

      最近,制造业强国德国提出面向未来的“工业4.0”战略,推动制造业向智能化转型。与之类似,不少发达国家亦纷纷抛出“再工业化”战略,构筑新的竞争优势。

      立足自身,殊为不易。

      与发达国家先工业化、后信息化不同,我国在工业化未完成时迎来了信息化,面临着实现工业化和加快信息化的双重使命,任务更重。

      面向未来,阻碍不少。

      近年来,我国制造业生产成本上升很快,低成本优势难以维持,这必然要求劳动生产率要“跑得更快”。同时,装备化基础薄弱、流程管理缺位、企业管理和信息化两张皮等问题依然存在。

      认清方位,方可绘制蓝图。

      党的十八大提出,到2020年,工业化基本实现,信息化水平大幅提升。去年,《信息化和工业化深度融合专项行动计划(2013—2018年)》颁布,提出到2018年,全国两化融合发展水平指数达到82。其中,重点行业大中型企业两化融合水平逐级提升,处于集成提升阶段以上的企业达到80%;中小企业应用信息技术开展研发、管理和生产控制的比例达到55%,应用电子商务开展采购、销售等业务的比例达到50%。

      蓝图已然绘就,难题仍待破解,考验着政府和企业的智慧与勇气:

      ——企业对信息化的认识仍需提高。

      “两化融合不单是一个技术问题。”据王安耕介绍,我国多数企业负责人对信息技术应用的认识还停留在通信应用、图文处理等低端层次,缺乏利用信息化手段提高企业生产、管理水平的能力。黎干对此深有感触,“企业推进两化融合,最需要的是一把手和决策层坚定信念。投入高、见效慢,信念不坚定,容易半途而废。”

      ——“信息孤岛”障碍仍待扫除。

      我国企业的信息化绝大多数从起步开始就是分头建设,缺乏统一规划,结果造成企业不同部门之间信息传递不顺畅,形成了像生产、财务、人事、销售等“信息孤岛”,造成资源无法共享、信息资源闲置,为未来信息化升级换代埋下隐患。

      ——管理机制仍需完善。

      “目前,电信体制改革、产品研发、互联网监管等机制都不适应当前两化融合的发展。”安筱鹏认为,未来要进一步充分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并加快转变政府职能,引导和鼓励企业提高技术和管理水平,激发两化深度融合的内生动力。